福利经济学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域外译文米歇尔middot马丁内 [复制链接]

1#

民法的独立性与跨学科研究的失败

内容摘要:有关法律-经济的跨学科研究在许多国家都展开了热烈的学术讨论。法学作为人文学传统中的解释科学与作为社会科学的、经验性的、现实分析的经济学从根本上是不相容的。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学术界讨论的焦点集中在法学与新制度经济学的协同合作上。新制度经济学只是在少数几个子领域对法律科学的利益诉求做出了间接的贡献。今天,我们基本上只能做到法学和经济学的和平共存,这只是部分地实现一种相互富有成效且丰富彼此的学科合作关系,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扩展为一个综合性的跨学科研究领域。由于规范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二元方法论,法律理性和经济理性之间真正的整体协调似乎仍然无法实现。法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和自足的学科是毋庸置疑的。当然,它确实需要向诸如经济学那样的辅助学科学习。

关键词:跨学科研究;新制度经济学;现实主义;规范主义

DOI:10./j.cnki.sdfx..04.

作者简介:米歇尔·马丁内克,德国萨尔大学法学院教授,欧洲法律协会民法、商业和企业组织法、国际私法和比较法主席。

译者简介:李中原,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陈亚为,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级民商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译文简介:该文是作者在第一届金砖国家法学论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主办,年10月13日至14日)上所做的报告。

一、介绍

这是我们尊敬的论坛主办方的官方名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是主办方促使我能够向在座的诸位陈述一些关于民法科学能否被视为一门自主的、独立的学科或者说民法科学是否可以,甚至是必须对涉及经济学的跨学科研究开放的思考。然而,一个人怎么可能在30分钟内或者仅凭一篇简短的报告就能够将法学和经济学的跨学科研究这样一个可以填满众多图书馆书架的问题说清楚呢?为了降低该问题的复杂性,我选择以个人的方法——关于该主题特定发展的主观解释和个别注释,来阐述该题目。因此,三个并非主流的观点将呈现给大家,它们的主旨大意已经由本篇报告的题目所呈现:民法是独立自主的,法学和经济学的跨学科研究注定失败且至今没有成功过。首先需要阐明的是,我们这里所讲的“跨学科研究”是狭义上的,即指综合运用法学和经济学的思维方式和方法。这显然超出了这两个学科的平行共存的范围。根据德国研究基金会(DeutscheForschungsgemeinschaft)的说法,跨学科研究是指不同研究领域的代表为解决科学性问题而共同进行的有目的的工作。法学和经济学之间仅相互尊重地将彼此纳入考量范围是不够的。换句话说,跨学科合作需要的不仅仅是“复制”“考量”或者“处理”来自邻近学科的某些观念;事实上,跨学科研究致力于寻找一个普遍适用的科学解决问题的战略,为此必须进行以方法为导向的合作。

不可质疑,近代科学的跨学科研究在诸多领域取得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比如,政治学从社会学和国民经济学中获得模型、方法和概念并将其完全整合;再比如,古生物学与动物学、植物学和地质学合作绘制出已绝种动植物的全貌;考古学将其知识与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以及生物学相结合;甚至对刑法具有重要意义的神经法学也与医学和生物神经学合作。但这些例子能否与法学和经济学之间的关系相提并论呢?

二、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法学独立性危机

(一)法学与经济学之间的紧张关系

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的启发下,关于法学和经济学可能甚至是不可避免的融合的讨论在像德国这样的国家开始(这里的德国仅仅是一个例子)。在经历20世纪70年快速发展之后,部分由于“68反叛运动”(68rebelliousmovement),该讨论于20世纪80年代暂时平息。在跨学科研究刚出现的时候,这一概念颇具吸引力:一方面,法律规范和监管框架构成了经济生活的重要数据和环境;法律的强制力塑造并影响了商业活动;另一方面,经济因素又反过来影响法律规则。毕竟,在德国大学的政治学系里可以经常看到法学和经济学的结合。法学和经济学之间的互动与互惠关系似乎成为了一名负责任的法律人坚守本职学科独立自主的一种阻力。因此,瓦尔特·斯特劳斯(WalterStrau?)的战后格言“是法律决定了经济的形式和类型,而不是其他的方式”,似乎已经过时了。

在20世纪60年代的战后恢复时期,人们对法学和经济学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紧张关系的认识有所提高。法学研究既包含了法律的适用过程,也包括了法律的制定过程。同样地,经济学也是一门在经济政策制定中享有话语权的科学。经济学并非是单纯描述性、实证性的模型构造,也不是经济规则的推导和命题的假设与验证。关于法学和经济学的的第一次讨论,并不仅仅是一种示好姿态——旨在缓解“顺从的经济学家”和“傲慢的法学家”之间的对抗。这里还有更多的利害关系,即为创造真正新的东西而进行“共同努力”的设想。

(二)两者渺茫的合作前景

当我们试图以科学的视角来定位法律学科时,我们会发现,从古代或者甚至从继受罗马法时,法学的认知基础就一直是以语言学、评注学或者是以解释学为导向的,直到20世纪,法学作为一种解释科学和应用人文科学的自我意识从未被质疑过。法学作为一门独立自主的学科,是通过规则和制度对社会、经济、行政和政治生活进行监管、组织和控制的学科。与法学不同,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是一种经验性和分析性的社会科学。经济学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