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经济学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笔记摘抄 [复制链接]

1#
得了白癜风好治吗 http://m.39.net/pf/a_7157873.html
最近在读年春季第二期读书会的书目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和尼采的《悲剧的诞生》,扩展阅读了美学的一些书籍,以及一直想读的那本马克思的《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一些内容实在与当下现代人的生存太过相关,以至于打算在读书会举办之前先记录一些零星的阅读笔记和感想。这一期读书会讨论的主题是悲剧。关于悲剧的美学意义、尼采对苏格拉底的批判,都打算放到正式读书会上再讨论。这些天阅读一个非常直观的感受是:只有从事生产活动(劳动),而不是消费活动,人的心灵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放。当然,这里的劳动完全不等同于“工作”。以前上中学的时候读到马克思说的“劳动是人的本质”十分不解:有谁愿意劳动呢?这里的劳动指的是从事自己内心喜悦的、我们自然而然愿意去从事的活动。劳动本身包含着价值的创新,包含着美的创造。黑格尔和马克思都从这个角度对艺术和美进行了定义。在黑格尔的美学中,大自然是被排除在美学范畴之外的,因为大自然的美没有经过人的劳动和创造这个过程。只有包含了人的劳动的作品,才能是艺术,才是哲学上的美。马克思所批判的,是劳动的异化——“劳动所生产的对象,即劳动的产品,作为一种异己的存在物,作为不依赖于生产者的力量,同劳动相对立”。事实上,在今天的社会,几乎没有不异化的劳动,连学校的学习也异化,变成获取绩点的压抑与规训自己的苦役。而我们熟悉的消费活动虽然看起来令人愉快,是我们生活中大部分快乐的来源,但消费活动并不能带来根本性的快乐:第一,消费社会使每一个人处于巨大的物质诱惑之中,生活的本质被过多的物质所遮蔽。资本主导的话语体系构建了超出我们想象的丰富的商品,许多商品本身并不是生命所必须,但资本操纵的话语体系似乎给我们造成了一个假象:我们需要它。如果我们拥有它,我们的生活就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第二,消费社会让每一个人处于庞大的挣钱压力之下,生命的时间被挣钱这一件事情所占据殆尽,我们很难腾出时间去从事我们生命真正喜悦的事情。资本的负担加剧在每一个个体身上的结果就是:我们都变成了资本这架庞大机器上的镙丝丁。马克思在《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更是鞭辟入里地描述了商品的增长与劳动者个体地位下降之间的关系。手稿里几乎每段话都是在描述现代打工人悲苦的人生:“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劳动生产的不仅是商品,它还生产作为商品的劳动自身和工人,而且是按它一般生产商品的比例生产的。”“工人在劳动中耗费的力量越多,他亲手创造出来反对自身的、异己的对象世界的力量就越强大,他自身、他的内部世界就越贫乏,归他所有的东西就越少。”而读到这一段像绕口令一样的话时,更加明白为什么西方社会60年代的学运以这本《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作为圣经了:“奴隶状态的顶点就是:他只有作为工人才能维持自己作为肉体的主体,并且只有作为肉体的主体才能是工人。”在异化的劳动与学习之中,“人只有在运用自己的动物机能——吃、喝、生殖,至多还有居住、修饰等等——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在自由活动,而在运用人的机能时,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动物。动物的东西成为人的东西,而人的东西成为动物的东西。”因此,把每一个现代人真正变成奴隶的,是资本主宰的消费社会。基于此,才会有让·鲍德里亚近乎歇斯底里的纳喊:“砸烂这个如果算不上猥亵的,但算得上物品丰盛的,并由大众传媒尤其是网络和电视,竭力支撑着恶魔般的世界,这个时时威胁着我们每一位的世界”(让·鲍德里亚:《消费社会》)。即便没有消费社会带来的对每一个人最大时间与精力的榨取(福柯:规训与惩罚),让一个人什么创造性的活动也不从事,只是让他消费,他的人生也无法真正感受到愉快。因为消费带来的快乐是短暂的,而且具有非常突出的边际效应递减特点。物质消费到一定程度就无法真正刺激感官的快感。从人的本质和本性来看,只有从事创造性的生产劳动,才是符合他的本性和要求的,才是真正能够获得快乐和愉悦的。这里的创造性劳动,是指符合我们生命本质和喜悦的活动,也是马克思所说的当劳动成为生命内在需要的时候进行的活动。一个人从事自己喜欢的活动,为自己认可的事业奋斗,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会觉得是在进行苦役般的劳动,而会满身满心都欢喜。从事自己真正喜欢的、把劳动作为需要的活动,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自由”。自由是以人的能力发展为目的、在自由时间内的自主活动,主要是科学和艺术活动。我们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从事自己喜欢的精神创造活动,是获得自由的重要方式。因此,在现代社会,要想给心灵多一点空间,一方面少消费,尤其不要为溢价太多的商品付智商税,另一方面,生命的快乐在于从事自己喜悦的创造活动,尤其是精神性的创造活动。而消费之所以比生产更加盛行,是因为消费更加容易。两个生产领域各不相同的朋友聚在一起,能一起做的,更多是消费。但如果朋友一起做一件“生产”的事,简单的如一起种花、一起做菜(白起),复杂的如一起合奏乐曲,一起去帮助别人,而不是进行纯粹的消费,这样更有利于加深双方的感情,提升生命的喜悦。就个体而言,精神性的创造活动常见的有阅读、进行科学创造、艺术创造、进行艺术欣赏(只有艺术欣赏是兼具消费与生产双重特征的)。其中,艺术是将生命这一转瞬即逝的过程永远固定和记载下来的方式,而且是以一种综合的、直观的、形象的方式进行记录。艺术是人的自我生产、自我否定、自我升华(黑格尔)。在现代社会,一些坚固的、曾经牢不可破的价值体系都烟消云散,价值领域进入到韦伯所说的“诸神之争”状态。但正因为终极的意义已经缺失了,生命的本质就是一场悲剧,要接受此在的生命,需要“用艺术家的透镜看科学,用生命的透镜看艺术”(尼采:悲剧的诞生)。而在这个异化的世界里,艺术已经是我们接触到的“唯一”自然的东西了(阿多诺),因此,“唯有作为审美现象,世界之此在才是合理的”(尼采:悲剧的诞生)。最后,摘抄一下马克思在《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那段著名的结尾。马克思在论证了货币具有颠倒作用的力量,货币是一切事物的普遍的混淆和替换,货币能把任何特性和任何对象同其他任何即使与它相矛盾的特性和对象交换之后,给出了一段看起来与经济学哲学完全不相关的爱情圣经:“我们现在假定人就是人,而人对世界的关系是一种人的关系,那么你就只能用爱来交换爱,只能用信任来交换信任,等等。如果你想得到艺术的享受,那你就必须是一个有艺术修养的人。如果你想感化别人,那你就必须是一个实际上能鼓舞和推动别人前进的人。你对人和对自然界的一切关系,都必须是你的现实的个人生活的、与你的意志的对象相符合的特定表现。如果你在恋爱,但没有引起对方的爱,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爱作为爱没有使对方产生相应的爱,如果你作为恋爱者通过你的生命表现没有使你成为被爱的人,那么你的爱就是无力的,就是不幸。”霁霞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